您当前的位置:您当前的位置 : 长城网 >> 长城原创 >>

【改革·印记】出行加速度让天涯若比邻

来源:长城网 作者:高永维 2017-10-11 18:20:13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我的血液里,流淌着不安分的因子,总是想着要到更远的地方去。

  小时候,我常去的是姥姥家。两个村庄相距3华里,我一路小跑着去,路上开满了马莲花,双脚始终都不觉着累。到姥姥家吃过午饭,我又一路小跑着回。那时候,我觉得在路上奔跑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  村里的小学只有四个年级,五年级就需要到邻村去上,两个村庄相距5华里,我有了自己生平的第一辆自行车。和小伙伴们在乡间的小路上“飙车”,四周的玉米、谷子、向日葵倏忽而过,家和学校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。那时候,我觉得有一辆自行车真好。

  上初中需要到镇里去,镇上与村子相距20华里。村里到镇里通了公共汽车,票价两元,价格倒是不贵,但是车极不准时,我经常等得很不耐烦。可是公共汽车能够遮风挡雨,一路上也相对安全,所以初中时代我一直坐车往返。那时候,我觉得公共汽车除了慢点没有什么不好。

  上高中时,家搬到了邻县,学校和家的距离变成了120多公里。两点之间有东线和西线两条路线,东线是普通的省道,西线是高速公路,同样是坐大巴车,走东线需要四个多小时,西线则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。那时候,我明白了速度不仅与交通工具有关,也取决于道路的好坏。

  大学考到了古都西安,从家到学校的距离猛长到1400多公里。上学时,先从老家坐车到北京,然后在北京换乘火车,火车虽然号称“特快”,却也需要十二三个小时。硬座车厢人满为患,一天折腾下来累到极致,可是能去见识外面的世界,我还是万分激动。那时候,我觉得外面的世界真精彩。

 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革命圣地延安,在此期间一篇文章获了奖,主办方要求到北京领奖,并予以报销往返机票。人生中第一次坐了飞机,火车十几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旅程,飞机竟然两个小时就轻松到达了。那时候,我觉得远方其实并不远。

  后来回到河北工作,妻子也随着来到河北。妻子是陕西人,于是在陕西和河北之间往返,成为我和妻子的常态。起初也是从北京换乘火车,逢年过节回家之路异常艰难。再后来就有了高铁,从北京到西安只要四个多小时,陕西八大怪之一是“姑娘不对外”,对于远嫁的妻子来说,晨发午至的旅程算不上“对外”。那时候,我觉得天涯其实若比邻。

  改革的印记是什么,其实就是美好的变化。我的出行经历中,就刻划着深深的改革烙印。交通工具在变,道路设施在变,生活态度也在变,这就是改革刻下的年轮。当私家车进入千家万户,当高铁网络四通八达,当乘坐飞机不再奢侈,表面上看是交通事业的进步,深层次来说则是改革的推动。

  出行加速度,让天涯若比邻,这是我的感受,其实也是所有中国人的感受。因为改革,中国一直在奋进崛起,出行方便只是改革成果之一,放眼今天的中华大地,改革的硕果早已累累!(高永维)

关键词:出行,加速度,改革

责任编辑:芦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