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原创 >

【长城评论】“抓记者”的火荣贵被双开,究竟是谁“太不识相”

来源: 长城网   作者:马涤明 
2019-01-11 09:46:49
分享:

  1月10日早间,甘肃纪检监察网发布了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被双开的消息。其中,“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”、“蛮横霸道,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”等描述引人关注。和火荣贵同时被宣布双开的还有他的老下属、曾共事5年的原任武威副市长的姜保红。甘肃纪检监察网发布的双开通报显示,火荣贵“搞团团伙伙”,而姜保红“参与团团伙伙”。(1月10日《人民日报》)

  提起原武威市委书记“火书记”,公众特别是新闻界的人们,不会忘记“武威抓记者事件”:2016年,《兰州晨报》记者张永生被武威市警方抓捕,罪名先是嫖娼,但没被坐实,后来改为“新闻敲诈”。跟张永生同时“失联”的,还有《兰州晚报》和《西部商报》的两位记者。

  事件背后的操纵者是火荣贵——几个月前,有媒体报道证实当初舆论的猜测,火荣贵之所以不爽几位记者,是因为他们“太不识相”,多次在报纸上发布武威市的负面新闻。而这之前,当地有关部门就要求兰州晨报调走张永生,说他“经常报道负面,净找麻烦。”

  据说,“抓记者”事件之后,武威市不但没有记者再找麻烦,甚至有这样的说法:武威市成了一座“没有新闻”的城市。而现在,我们再来看当时在任的火书记“蛮横霸道,把主政地变成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”的情况,也就不难理解,其主政地为何会变成“没有新闻的城市”了:如此为所欲为的权力者,当然不喜欢被监督,不喜欢“净找麻烦”的媒体。

  没有监督的地方,权力者能够更方便地滥用权力,搞“独立王国”和“团团伙伙”;而如果四周都有眼睛盯着,稍有出格举动就可能被宣传扩散出去,权力者就“不自由”了。但实际上,权力的“不自由”正好能够实现对腐败的有效免疫;而正因为火书记以及参与其团团伙伙的姜副市长,他们手中的权力太自由了,丧失了免疫力,才一步步走向不归路。

姜保红。

  如此说来,火荣贵、姜保红都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太多、挖得太深,然后让自己越陷越深,最终葬送在自己一手挖好的陷阱里。

  因为当地屡被报道“负面新闻”,就下令抓记者,我们不难想象,火荣贵跟舆论监督“作斗争”的同时,其治下的民主空气会更紧张、更糟糕。甘肃省委的通报中讲到,火荣贵任职武威市期间大搞“一言堂”,个人拍板决定重大事项;随意、频繁、大量调整干部;违反生活纪律,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。

  而与他同时被双开的、也被通报搞权色交易,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的原副市长姜保红,被指在火荣贵手下“火箭式升迁”——极不正常。如果火、姜都能处在有效监督之中,哪怕是火荣贵能够对手中权力、对组织原则、对群众意见和舆论监督心存基本的敬畏,应该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、无所顾忌地胡来乱来。也就不至于一步步走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了吧。

  火荣贵,当年因为亲手打造了一个“没有新闻的城市”而“火”,现在又因在反腐利剑下应声倒地而“火”;我们不难想象,火荣贵现在一定是悔不当初——如果不是蛮横拒绝监督,该不会有今日之灾吧?而火书记自挖陷阱葬送自己这个现实故事,更应该成为所有权力者的警示教材。(马涤明)

关键词:抓记者,火荣贵,双开责任编辑:芦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