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原创 >

【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·同心筑梦① 】创新敢为天下先
华北制药永葆信心服务健康中国

来源: 长城网   作者:郑建卫 
2019-07-04 10:37:00
分享:

      编者按:从1949年到2019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走过了70年光辉岁月。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努力拼搏、奋发向上的燕赵儿女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。即日起,记者深入基层一线,以时代精神为脉络,记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河北的生动实践。

        长城网讯(记者 郑建卫)近日,一群游客走进雄安新区市民服务中心唯一的一家医药健康类展馆——华北制药(以下简称华药)雄安分公司的“医药健康生活馆”,感受“智能检测+食疗配餐+健康产品”的健康服务。华药通过这个展馆向世人展示了由原料药、抗生素生产为主向生物制药和大健康领域转型的信心。

  信心,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,它是指引和支撑一个集体克服困难、愈战愈勇的强大精神力量。从1953年,全国各地的人才来到石家庄市筹建华药,到培育出一系列高产高效抗生素菌种,再到向大健康领域转型,66年的华药发展史,就是一部永葆信心、克服困难的奋进史。

  

   满怀信心建设华药

  1953年8月初,北京大学医学院药学系的25位同学毕业分配会正在小会议举行。当年的毕业生之一,曾任华药副总工程师的刘剑章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。今年已经91岁高龄的刘老,近日在华药生活区的家中向记者讲述:宣布第一批10位同学,分配到国家重点建设项目——抗生素厂筹备处(当时还没有确定厂址,还不叫华药),这10人中有班长、支书、班干部,还有他。10位同学都很兴奋,其他同学投来的都是羡慕的目光。

建厂元老刘剑章讲述来华药的过程。  郑建卫 摄 

      20世纪40年代以前,人类一直未能掌握一种能高效治疗细菌性感染且副作用小的药物,如果有人被细菌感染,就意味着此人不久就会离开人世。为了改变这种局面,科研人员进行了长期探索,青霉素的发现大大增强了人类抵抗细菌性感染的能力,带动了抗生素家族工业化生产的步伐。

  但由于西方实施的禁运,1949年,1瓶20万单位的青霉素,重量仅有0.12克,却相当于0.9克黄金的价格。1952年,全国的抗生素产量仅为0.03吨,许多人因为得不到有效治疗,发生感染而失去生命。

  年轻的共和国亟须建立自己的抗生素大厂。1953年,华北制药厂作为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的重点项目紧急上马。国家投资7000余万元,举全国之力兴建华北制药厂,能来这样举世关注的工厂工作,人们满怀希望,充满信心。

  刘剑章和他的同学们来了;上海姑娘陶静之、宋珍来了……宋珍回忆:当时生活很困难,几乎每顿都是吃窝窝头、山药面饼子,但这些在抓紧为国家建设药厂、生产急需的青霉素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困难!

建厂初期,陶静之和同事在厂房前合影。 周克禹 摄

  华药的建设者们,满怀信心,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,克服了各种困难,建设速度不亚于后来的深圳速度!

  1954年,3栋工人宿舍主体拔地而起。

  1955年淀粉厂、抗生素厂、玻璃厂破土动工。

  1956年冬,淀粉厂建成!

  1957年7月15日,淀粉厂投产。

  1958年3月13日,玻璃厂制造出第一批玻璃小瓶。

  1958年6月3日,第一批青霉素正式下线。

  中国由此告别了青霉素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。华药的投产迅速带动了青霉素的普及和降价。没多久,曾售价数倍于黄金的青霉素,就降为几毛钱一支了。

  作为中国抗生素行业的“黄埔军校”,华药培养了大量的制药技术人才。直到今天,走进很多制药企业,依然能找到出身华药的生力军或生力军的后代,他们把华药人面对困难永葆信心的时代精神,播撒在新中国制药行业。

  充满信心培育菌种

  1954年,上海姑娘陶静之从复旦大学生物系微生物专业毕业,分配到华北制药厂。当时华药正在建设,她就被派到上海制药三厂实习。实习期间,陶静之奔走于上海第三制药厂和第一医学院,一边为菌种选育积累知识、寻找资料,一边向师傅一步步学习菌种培育工艺。

  青霉素生产和农民种庄稼有些类似,都需要把种子播撒到合适的环境中,管理好种子的萌发生长条件,最后收获成果。种子的好坏直接决定了产量和质量。

陶静之跟随苏联专家学习选种技术。 周克禹 摄  

      1956年,陶静之正式回厂,投入到紧张的工艺试验中。当时使用的“苏联菌种”平均只有2500个单位,而且极不稳定,有时候会“颗粒无收”,生产让人提心吊胆,而且还需要飞机空运过来,进口菌种价格动辄就是上万美元。

  “我们搞自己菌种行不行?”陶静之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当时在国际上抗生素工业化生产也刚刚起步,国家之间都互相保密。帮助我们建厂的苏联专家也反对我们自己选育菌种,他们认为,选育菌种是科研单位的事情,工厂只负责用科研单位提供的菌种进行生产,根本没有能力进行菌种的选育。

  “菌种选育确实非常困难,直到如今,大部分抗生素生产企业都不做菌种选育。”华药集团科技部部长胡卫国近日对记者说,“但是华药并不是一个仅仅追求利润的企业,老一辈华药人把承担社会责任作为己任,锲而不舍地进行着菌种选育,我们现在使用的青霉素菌种,已经从建厂初期的“200u/ml”提高到了“130000u/ml”。”

  中国不能没有自己的菌种,华药有信心、陶静之也有信心搞出自己的菌种。育种就像大海捞针,没有量根本选不出来。她一开始筛选出的高单位菌落有150多个,可实验室里的摇床是苏联笨重的铸铁老设备,一台只能放36个瓶子,150多种菌全部筛选完恐怕得好几年。负责摇瓶机检修的小伙子巧妙地扩大了承载量,一下子提高了选育菌种的进度。选择、培养、接种、扩大,这样一个过程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,有的菌株淘汰,有的菌株晋级,一次次的失败从没有磨灭她的信心。

当代育种人,华药中央研究院天然药微生物所负责菌种工作的王耀耀在工作中。  郑建卫  摄  

       经过一年辛勤的研究,终于在1958年12月,华药自己选育的一株青霉素新菌种诞生了,用于生产后,发酵单位提了34.6%,立刻震动了全厂、全国。在没有专家指导的情况下,陶静之凭着自己的知识、经验和信心为中国选育出了第一株青霉素菌株,结束了菌种依赖进口的历史,同事们尊称她为“菌种皇后”。

  第一株青霉素菌种被命名为“XP-58-01”。此后,陶静之与菌种组又相继选育出了10个青霉素高产低耗新菌种,使青霉素的产量大幅度提升。

  坚定信心创新转型

  胡卫国介绍说,随着人类疾病谱发生变化,生物技术药物成了治疗疾病的“新宠”,早已谋篇布局的华药也开始展露“尖尖角”,形成了以金坦公司、生物技术分公司、华坤公司等企业为基础的生物产业板块,EPO(促红细胞生成素)、乙肝疫苗等拳头产品长期处于行业领先地位,白蛋白、抗狂犬抗体等重磅新品进展顺利。

  从单一抗生素生产到化学药制剂、生物药、健康消费品、农兽药、原料药五大产业,从“四大素”当家的老牌药厂到涵盖抗感染类、心脑血管类、肾病、抗肿瘤及免疫调节类等近千个品规的现代化大型制药企业,从以原料药为主到2018年底实现制剂药与原料药比7︰3;华药的创新转型步伐坚实有力。

  2018年1月,华药和韩国CJ医药健康公司合作开发长效CPO,获将成为我国首家上市的生产企业。使华北制药生物药领航格局进一步凸显,产业结构调整进一步深化。

  2018年12月25日,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河北雄安分公司正式成立,成为目前第一家入驻雄安市民服务中心的医药健康类国有控股企业。华药的发展也再一次和国家主体战略交织交融,新华药、新愿景的蓝图正逐步铺就!

 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华北制药提出了“打造国内领先,国际一流的健康产业集团,建设美丽新华药”的企业愿景,做精做强抗感染板块,做优做大新治疗领域,持续创新大力发展生物技术药物;积极发展医疗养老、农兽药、健康消费品等业务,打造上下游协同发展的产业生态,力争实现“年年有变化,三年大变样,五年重塑一个新华药”的目标。

关键词:奋进新时代 华药 信心责任编辑:郑建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