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原创 >

【聚焦文代会、作代会】作家胡学文:我对“小人物”有感情、有激情

来源: 长城网   作者:杨亚红 张笑宇 
2019-07-10 14:11:50
分享:

  长城网讯(记者 杨亚红 张笑宇)“把别人当傻子的人,自己就是最大的傻子。”这是2015年上映的影片《一个勺子》里的台词,由陈建斌自导自演。这部影片在51届金马奖上获得五项提名并最终斩获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导演奖。这部剧就改编自胡学文的短篇小说《奔跑的月光》。

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胡学文。

  熟悉胡学文作品的读者会发现,他笔下的人物常常在面对生存困境时,会以一种执拗的状态坚守自己的信仰,比如《在路上行走的鱼》中的杨把子、《极地胭脂》中的唐英、《麦子的盖头》中的麦子等等。这些小说中的人物都有同一种气质,为了一个目标虽九死也不悔。从事文学创作20多年的胡学文为何对“小人物”如此专注?他笔下的“小人物”又代表着什么?长城新媒体记者专访了胡学文,听他讲述他的“小人物”。

  “小人物”反映人心之大

  记者:您好像不太愿意给自己笔下的人物贴上“底层”的标签?

  胡学文:因为“底层”两个字似乎不能囊括小人物的全部,或者说给人的感觉是只有人之小,没有心之大。而小人物一方面平凡普通,另一方面也能让人感受到“小”这层外衣包裹着的“大”,那种心灵层面的宽阔让人着迷。尽可能地去发现和呈现这种“小”之后的“大”,是我对自己小说写作的期待和要求。

  比如说你写一个王妃,她对儿子的感情,写一个洗衣女对儿子的感情,你能说谁的感情高贵吗?从对孩子疼爱上,这是一样的,是作为母亲来写的。如果有差别的话,王妃可能送把宝剑,那么洗衣女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玩具,虽然表达的方式不一样,但是发自内心写人最深处的情感是相通的。着重要表现的就是在他们身上那种情感的闪光点,那也是我着重要写的。

  记者:从1995年您的第一篇作品发表到现在20多年了,您一直关注现实、关注“小人物”的创作,为什么?

  胡学文:因为我出生在农村,从小是在村庄长大的,18岁考学完了毕业又回到乡镇当老师,后来一直生活在县城,我接触的都是些“小人物”。县城里最大的人物就是县委书记、县长,我也不认识。认识的都是我的同事、农民,对他们比较了解。如果说写他们怎么吃饭,我马上就知道怎么写,我写一个县委书记怎么吃饭,我没见过。我对这些“小人物”有感情,有激情,我愿意写他们。我在创作过程中,现实存在的一些事情,能触发我创作的一些灵感,但是大部分内容还是虚构。

  严肃的虚构与艺术的真实

  记者:您指的虚构是到哪种程度?

  胡学文:我所说的虚构,是指文学是需要创造的,它不是对生活的照抄,创作过程中要融入作家对人、对一个时代的认识。

  这个跟作家的阅历思想都有关系。所谓的文学创作不是说哪发生了一些什么事,我把它记录下来,而是说为什么能发生这个事情?那么发生这个事情,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什么意义?在未来有什么意义?这是要写的。

  你比如说写历史文学来说,它毕竟涉及的一些历史知识,制度,礼仪服饰餐饮等等。故事可能你随意能编一个,但是具体很细小的细节,比如他怎么喝酒,用什么酒具,穿什么服饰,用什么语言?这个东西必须得做实,这个是不能虚的。所谓的虚构一定还是有个度,是很严肃的虚构,它不是胡编乱造。

  我们所说的真实的是分两方面,一种是生活的真实,一种是艺术真实。写小说应该追求的是艺术的真实,只有艺术的真实才有感染力。我们要去研究一个时代。比如说新时代对于作家来说,写新时代什么?不是写在新时代这三个字,比如说写新时代的乡村,新时代的城市,那么写乡村写什么?并不是说乡村盖了几排房,城市盖了多少高楼,而是说在新时代当中,无论生活在城市,还是生活在乡村,这个人他的生活,他的情感,他的精神,他的追求,甚至他的困惑是作家需要表达的。所以说,文学表达的还是深层次的,就是人的精神,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作家、作品要有精气神

  记者:那您接下来会去写怎样的作品?

  胡学文:我现在正在写一个长篇,50万字长篇小说,其中的一个人物活了一百岁,她是一个接生婆,从她十几岁接生到她九十岁,接生了12000人。这个人物性格依然很坚韧。

  我喜欢这样性格的人。他们要想活出个样子来,执著和坚守是唯一可以依靠、可以从内心获得的。生存的压力,使他们不能不坚韧。这是他们的力量,也是我写作的力量。

  我们一直在说要推动文学创作从“高原”迈向“高峰”,创作是需要激情的,需要用文字、用语言,用想象、用比喻、有情感、有思想,这些东西都需要激情,没有激情写出来的就是干巴巴的,不会有影响力。任何一个文学作品都是有生命的,它和你在创作时候是否有激情有关系,是否有自信也有关系。其实还是要有一种精气神在里面,既是作家的精气神,也是作品的精气神,是要向上的精气神。

  人物链接:

  胡学文中国作协会员,河北省作协副主席。著有长篇小说《私人档案》等四部,中篇小说集《麦子的盖头》《命案高悬》等十三部。曾获《小说选刊》全国优秀小说奖,《小说月报》第十二届、十三届、十四届、十五届、十六届百花奖,《十月》文学奖,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》奖,《中篇小说选刊》奖,《中国作家》首届“鄂尔多斯”奖,青年文学创作奖,孙犁文学奖,鲁迅文学奖,鲁彦周文学奖,《钟山》文学奖等。

关键词:文代会,胡学文,文艺创作责任编辑:杨亚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