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长城网>>长城原创

96岁抗战老兵:我所经历的抗日战争和开国大典

来源:长城网 作者: 张世豪 2015-09-15 16:14:28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老人在翻看旧照片。仝辉 摄

  老人敬礼。仝辉摄

  长城网张家口9月15日讯(通讯员田建辉 仝辉 记者张世豪)“国家没有忘记我们!”手捧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勋章,老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96岁高龄的韩明进是阳原县大田洼乡朝阳沟村人。老人于1955年响应国家号召,复员回到家乡,至今已有60年。

  说起今年9月3日的阅兵,老汉激动起来,因为他不仅是抗日老战士,还是开国大典受阅骑兵方阵一员。作为新中国成立时的12支骑兵师之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一师二团的代表,参加了1949年开国大典大阅兵是他一生最闪亮的记忆。

  老人介绍说,1949年9月28日晚,担心战马在阅兵仪式中受惊,总司令朱德亲自慰问骑兵方阵。当时朱德总司令在前排和干部们挨个握手,一人发给一张朱总司令的相片,韩明进老人得到了一张。

  1949年9月29日下午,参加阅兵的骑兵方阵出发到北京,驻扎在距北京30里的清河。

  老人回忆,10月1日下午3点整,开国大典开始,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,受检部队依次通过,装甲部队过后就是骑兵方阵。骑兵头戴钢盔,双手把扯拢一拽,双眼瞪圆,胸脯坚挺。

  “那时候要求所有人不能往别地儿看,只准往前看。可是好多人都眼珠子都悄悄地转过去,因为都想看看毛主席呢!”66年后,当韩明进老人讲起这段往事,他试着挺直腰背,风沙雕刻的千沟万壑的脸已辨不出什么表情;66年前,老人30岁,正是风华正茂。

  “我是1945年4月参加的八路军,在赤城大海陀、白草、沽源小河子一带参加过抗日游击战,我们游击队的队长叫吴广义,绰号吴大个子,解放后历任内蒙古伊盟军分区司令员、哲里木盟军分区司令员,当时就跟着他打鬼子。”一聊起打日本侵略者那会的事儿,他就十分激动,虽已年近百岁,但老爷子仍然十分健谈,只是有些耳背,和他聊天时需要用喊的,就像冲锋时喊的号子。

  “刚参军那会,我们的队伍在赤城县大海陀训练,先后在赤城县白草镇、沽源县小河子乡一带和鬼子打游击战,当时我们的部队还不到100人,武器也不好,我们经常在夜里打游击。”边说老爷子边给我们指着脑袋上的伤疤看,“你看我这儿的伤,这是叫日本的手榴弹炸的。打日本人那会没有大仗打,全是打游击。当时在赤城县百草,那会儿日本人叫大乡,大炮楼子里大概有七八个日本兵,还有七八个伪军,俺们半夜悄悄地摸到炮楼跟前,先干掉鬼子的哨兵,打炮楼时,日本兵往下扔手榴弹,炮弹皮子就把我这儿炸的,后来医生给把那炮弹皮子取出去了,留下了这个疤,跟我一块冲过去的战友有好几个没站起来。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老爷子有些伤感,略显浑浊的双眼遥望着远方,仿佛在仔细回忆战友的音容笑貌,好一会,老爷子才恢复了情绪。“我们还在张北县和苏联红军一块并肩作战呢!后来因为我会骑马,就进了骑兵部队,当时的马靴、马刀全是靠缴获日本骑兵才有的。”日本投降后,老爷子还参加了张家口第一次解放、新保安战役、解放康保、沽源、尚义等战役。

  临别时,韩明进老人手扶拐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把勋章挂在胸前,向着北京方向敬了一军礼,这是老人对抗战胜利70周年的美好祝愿。

关键词:抗战老兵,抗日战争,开国大典,阅兵

责任编辑:张世豪
版权所有  长城网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70001号  冀ICP备1000139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