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原创 >

【长城评论】敢替权健辩护的律师,更值得尊敬

来源: 长城网   作者: 
2019-01-12 15:35:20
分享:

  自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,“权健”就成为了烫手山芋,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。最近,北京某律所律师对媒体表示,“权健的人来找我,说愿意出高额费用,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,甚至要求做无罪辩护。”,“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。”

  这篇媒体的报道,标题为《权健砸重金欲做无罪辩护,律师:不接!》对普通大众而言,这标题看着十分解气,在留言里,“这个律师有良心!”获得最多点赞。不过,在我看来,媒体做这样的策划和标题,却有失理性。这种标题似乎传达出一种情绪——权健没有请律师辩护的资格,对于过街老鼠、人人喊打的权健,应当一脚踩死。

  这样的标题,很能迎合部分民意,却与法治理念相去甚远。须知,现代司法文明之下,哪怕十恶不赦的坏人,都有请律师,都有获得辩护的权利。正如有律师曾说过的,律师不是为“坏人”的“坏”辩护,而是为“坏人”的“人”辩护。所以,律师为权健辩护,绝不意味着他站在权健的那一边。

图片来源视觉中国。

  我甚至认为,相比不接权健案子的律师,敢站出来替权健辩护的律师,其实更得尊敬。因为,在这个习惯把人贴好坏标签的国度里,在舆论对权健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里,一个律师要接下权健案子,恐怕要背负巨大的道德压力,“权健”成为烫手山芋,原因也在于此。这种情况下,律师打破这样的社会成见,坚守职业本分,实在难能可贵。

  罪行当然是要制裁的,但比制裁罪行更重要的,是严格依照法律的程序,进行公正的审判。二战之后,纽伦堡审判纳粹战犯,苏联人认为审判只需要两周。但是纽伦堡审判却花了一年半的时间,动用上千万美元,1000多名证人出庭作证,上百个专家证人做鉴定,每个纳粹战犯都被指定了法律援助。现在看来,正因有这些繁复冗杂的司法程序,纳粹的罪行才得到彻底清算,纽伦堡审判才得以青史留名,其对纳粹的制裁,才经得起历史的检验。

  对于权健,也是同样的。权健固然犯下滔天的罪行,但是若无律师的抗辩,若无严谨的程序,这样审判恐怕是难言公正的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许多人或许担心,律师的介入可能会帮助束昱辉等人的罪责,但是硬币总是有两面——权健的律师办案和辩护能力越强,对于束昱辉等人固然有利,但与此同时,它也能给公安和检察机关以鞭策,倒逼他们办案更努力,更严谨,去深入挖权健的罪行,把证据抓牢做实。如此一来,不仅能彻底查出权健帝国的真相,甚至还有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,迫使权健背后的权力靠山现形。

  相反,倘若权健的律师能力平平,甚至和公诉人穿一条裤子,那么对于权健审判定罪,变成了再轻松不过的事。这样的情况下,权健的罪行恐怕难以得到深入的调查和全面的清算,如此一来,权健固然死了,但许多罪行也由此被深埋和掩盖,权健背后保护伞更安然无恙,在他们的纵容和保护下,下一个“权健”随时会卷土重来。

  公正的审判,不仅利于对权健罪责的追究,对于受害者而言,同样是一针不可多得的清醒剂。束昱辉等权健高管被抓后,不少“权健火疗学习探讨群”“权健养生交流群”等纷纷散群。在散群以前,群主或者“大老师”还要求大家保留单线联系方式。“权健家人们,请相信伟大的民族公司!和伟大的束总!……阿弥陀佛菩萨保佑,正义必胜,人民必胜,权健必胜……”

  对于权健被查,许多权健受害者家属们并没有长舒一口气,因为它们被权健深度洗脑的家人们,仍执着于自己的发财梦中,不知何时才能梦醒。对于这些深陷传销难以自拔的受害者而言,最好的教育莫过于一场公开、公正的审判,通过控辩双方的你来我往,用令人信服的事实与逻辑,揭开权健种种隐秘的罪恶。这样的审判,不仅能让权健受害者口服心服,促使它们幡然醒悟,也将给所有深陷传销以及保健品骗局的人们,上了宝贵一课。

  可见,没有必要抵触,也没有必要担心有律师为权健辩护。本质上,指控权健的检察官和为权健辩护的律师,属于同一类人,他们都在同一个舞台,努力展示着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和信仰。不用抱怨“允许为坏人辩护”的司法,相反我们得感谢这样的司法。因为,如果“坏人”都能得到公正的的对待,那么作为好人,岂不是更不用担心了?(于平)

关键词:权健,辩护律师,尊敬责任编辑:郭晶璇